【香草地圖1】穿越時空的香草滋味 蔡忠志談香草歷史

2020年6月16日/淡水在地

【記者林雨荷報導】

回溯香草的起源

香草,也稱為香料植物,是指因為其香氣而用在食物、調味品、藥品及香料中的植物,早在公元前5000年時,蘇美人就已在醫藥中使用藥草,古埃及人在公元前1555年左右使用茴香、芫荽及麝香草,西元162年時,古希臘一位名叫蓋倫的醫生以使用含有100種成份組合而成的複雜草藥而聞名,長期致力於中國古代醫學史研究的蔡忠志博士透過古人的智慧與香草的使用方式,理出一套屬於自己的香草哲學。

 

 

記憶中的盛夏氣息

「大約是小學的年紀,種在田埂旁,一種接近熟成時會紅通通,暱稱蘋果芒果的大芒果熟成了,阿嬤帶著我到河邊,從一叢茂密的灌木上踩了點樹葉,在手指上搓揉了一會兒,讓我聞聞」幼年時認識的香草,不是現今媒體或網路上,大家常見的薰衣草、迷迭香、鼠尾草等等,而是60年代時,鄉間路邊常見的黃荊、到手香、印度羅勒、芫荽,蔡忠志以充滿夏日風情的文字述說童年的香草記憶。

「當時阿嬤告訴我,多採一些、帶回家鋪在紙箱底,上面放著半熟的芒果,芒果上面再蓋滿黃荊的枝葉,蓋上紙箱蓋子,過個兩天芒果熟了,混合著黃荊跟芒果熟成的甜香」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香草的?蔡忠志早已不記得,但是即便已經過了40個年頭,對於那樣和著黃荊與芒果的盛夏氣息,仍讓他難以忘懷。

 

 

蔡忠志博士與香草(圖/蔡忠志提供)

 

 

香味的體驗與生活

「基本上,有人的生活歷史就會有香草的使用歷史」蔡忠志說明,4000年前古埃及的紙莎草紙原料紙莎草,本身就是一種香水的原料;古代巴比倫的粘土板上,記載的數百種以上的香草和使用方法;中國古代楚辭、詩經都記載數十種以上的香草;就連大家熟悉在地中海料理常出現的迷迭香,其實早在漢代就已經移植中國,甚至還頗受歡迎,而傳統醫藥領域也使用非常多香草,香藥跟香草是屬同源,舉例來說:大家熟悉的四物湯,其組成是:當歸、川芎、芍藥、地黃等四味中藥,其中前三味,都是古代非常受到士人或庶民喜愛的香草。

「香味的體驗可以同時滿足嗅覺與味覺,同時也是一種植物跟人之間可親近性的標誌,如同臭味是一種危險、警示的標誌一樣。」蔡忠志認為,香味的體驗遍滿古人生活的每一角落,像是料理時使用九重塔(古名蕙草)、艾草當成提味食材,衣服用冰片薰香,讀書人用芸香薰書,家裡傍晚燒著香茅防蚊,醫生用蒼朮、丁香、三奈等預防疾病的傳染,道觀焚燒降真香請神降臨賜福,仕女們洗著香花香草浴、擦著香膏,甚至連同茶文化都可以被視為是一種廣義的香草生活。

 

 

 

關於五月的香草季節

香草的種類與產季會隨著氣候、節氣而有所不同,以目前的節氣來說正是接近「端午」,端陽五月份正是春夏節氣交替的日子,天氣炎熱易生疾病,原是夏季驅除瘟疫的特殊節日,盛行於世的端午節習俗都具有驅瘟避疫的涵義,而古代更有農曆五月是「毒月」的說法,但是相對應的大部分的香草在此時也是最繁茂的時刻,蔡忠志表示,大約日常可以被叫得出名字的香草,都盛產於此時此刻,例如:艾草、香茅、薄荷、菖蒲等。

 

 

不同季節所栽種的香草也有所不同,圖為紫蘇(圖/麥嘉豪攝影)

 

 

塵中偷閒也是一種生活型態

「我對香草一向是喜新厭舊的,哈!每隔一陣子,就會去接觸一些新的、沒接觸過的種類,前陣子喜歡馬鬱蘭,喜歡積雪草,這陣子則喜歡土肉桂、降真香…」對蔡忠志而言,香草是一種休閒也是食材的來源,除了觀察生態外,也經常將香草應用在料理、防蚊、茶飲中,他也推薦大家身邊可以栽植一些薄荷,容易栽培又美觀,有點小感冒可以沖茶喝,不但可以清心醒腦,也能緩和胃的不適,平時澆點水,在太陽光底下散發涼涼的甜香,聞一聞身心都舒暢。

「塵中偷閒」是蔡忠志對於香草與日常生活的詮釋,將自然界搬到自己日常的活動範圍裡,為平凡生活增添不凡滋味。

 

 

(姜雅馨、古佳立繪製)

 

點擊閱讀 ↓

 

 

 

 

 

 

 

 

(108學年度第2學期261期/專題報導/編輯:林雨荷/圖片來源:蔡忠志提供、麥嘉豪、古佳立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