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外籍移工

2020年6月29日/台北

【記者許思潔、鄭映航報導】

 

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在2020年3月11日正式被宣布為全球流行疾病,並歸類為嚴重特殊的傳染疾病。雖疫情在台灣政府嚴格的管控下,已經恢復到了正常作息。但在之前,台灣的第32例確診病例為一名外籍移工,許多人也因此將外籍移工視為防疫破口,認為外籍移工是導致疫情嚴重化的其中一項根源。

 

在台灣的一些角落,隱藏了許多異國風情街道,有些人選擇性的忽略,有些人則將他們視為異國商店街。但這些聚集地對外籍移工而言,除了是凝聚情感的場所,或許也是對於他們身分上的認同。

 

兩位女性移工到同胞朋友工作的地方探訪他 / 桃園後火車站(鄭映航 攝)

 

位於北部地區,尤其台北後車站的北平西路、中壢火車站、桃園後火車站,大多以外籍移工為主。因附近工業區較多,因應勞動力的需求,他們大多生活在這幾個聚集地。經過這些東南亞餐廳時,偶爾有機會聽到他們在高聲歡唱,各自享受家鄉美食。走在這些巷子裡,總會讓人有種錯覺彷彿身在東南亞國家。近來因疫情關係,這些移工聚集地也因為管制逐漸人煙稀噓,原本熱鬧不凡的週末也變得冷清不堪。

 

因疫情關係,餐廳外提供椅子給客人等待外帶食物 / 台北市北平西路(鄭映航 攝)

 

根據台灣勞動部統計的資料,截至109年3月份,數據顯示在台的外籍移工目前共有71萬8千人,其中印尼籍佔據38.90%,越南籍30.82%,菲律賓籍22.10%,而泰國則是8.18%人。台灣總人數約2300萬人,等於32個台灣人當中,就有一名外籍移工。

 

在桃園工作的Anih,正在等待與朋友相見 / 台北市北平西路(鄭映航 攝)

 

 

「帶阿公出外散步的時間因為疫情而減少了—— Anih」

 

2016年為了家庭經濟飄洋過海來到台灣,以移工身分從事看護工作的Anih,來自印尼雅加達。在中壢工作的她,為了與朋友相聚兩人常常約在台北印尼街。Anih表示,在印尼的工作機會甚少,到達一定年齡後幾乎無法找到工作,工資也不客觀,是她如今在台灣工作的一半薪資。初到台灣時,Anih根據規定接受三個月的學習課程,包括中文能力學習,及學習看護工作內容。疫情前,她常帶著阿公到戶外活動,如今因疫情關係則減少到戶外的次數。身為看護,她在台灣的工作經驗也很愉快,雖忙碌但雇主不會給過量的工作,且友善對待。雖然休息日不固定,但一個月有兩天的休息時間讓他們自由活動。Anih如今已四年未回國,她希望在年底有機會回家看看許久未見的家人。

 

在異地求生活,除了同鄉,最大的慰籍就是宗教了。位於台北中山北路的聖多福教堂,主要以英文彌撒為主。教堂負責人——愛德華神父,在2012年後就一直在此教堂帶領外籍勞工們進行彌撒活動。教堂內也舉辦不少娛樂性文化活動供外籍移工參加,藉此擴大朋友圈,讓他們即使身在異鄉也能夠感受到家鄉的親切感。聖多福教堂舉辦的活動與慶祝節慶包括一月的聖多尼諾節與五月的聖十字架節,分別為菲律賓傳統舞蹈Ati-Ati-Han的舞蹈比賽與花車遊行等。至於十月的Rosary Month,則是在10月26日舉辦演唱會,由教會中各小組負責演唱聖歌。在開放外籍移工來台工作後,到聖多福教堂進行彌撒的移工或華僑人數也逐漸增多。除了平日以英語為主的彌撒,教堂也會在主日彌撒中增加越南語彌撒的時段。

 

教徒們在社交距離限制下進行彌撒活動 / 台北市中山北路(許思潔 攝)

 

因應疫情關係,教堂裡的防疫措施非常嚴謹,從入門前的口罩配戴、手部酒精消毒、量額溫,到教堂裡的社交距離進行禱告活動都是必須遵守的,彌撒人數也受限制,不再像以往那麼多人,教堂內主辦的部分活動也因此而停辦。

 

在1989年台灣引進第一批外籍移工,31年後的今天,在台移工已突破71萬人。他們替台灣產業注入勞動的汗水,也為台灣社會帶來許多文化的刺激。這些外籍移工的出現,是台灣經濟成長而勞力短缺下的產物,可說是好現象,但若對於外籍移工的管理不全面,可能引發社會問題。雖然這次因疫情關係限制了部分移工們的活動空間,但整體而言,防疫工作依然是社會各位公民的責任,大眾不應將移工視為防疫破口,而是共同共同創作更美好的社會環境。

 

 

 

延伸閱讀:

疫情下的外籍移工2《同場加映》漁工生活

 

(108學年度第2學期/263期/編輯:許思潔、鄭映航/照片來源:許思潔、鄭映航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