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外籍移工2《同場加映》漁工生活

鄭映航

, Local淡水在地

2020年6月12日/淡水

【記者許思潔、鄭映航報導】

 

外籍漁工們靠海為生,以海為家,為了養家糊口,大部分時間都在船上過活。在淡水漁人碼頭,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外籍漁工,他們彼此認識,空閒的時候還會一起聊天,彈吉他,唱著自己家鄉的歌曲。

 

漁船上因無盥洗設備,印尼籍漁工Casmudi只好露天洗澡。(許思潔 攝)

 

 

在訪談中,來自印尼的 Casmudi 表示,2016年來到台灣工作,因之前在印尼曾接觸捕魚工作,因此來到台灣後與仲介公司簽約依然被委派繼續接觸漁工生活。當初飄洋過海的目的除了台灣工資較高,也期望能夠累積工作經驗。語言溝通的不便,也是他與老闆之間不斷在互相學習的。Casmudi 的老闆通過台語與移工們交流,並教會他們簡單交流的用詞及一些船上用品的單字,例如漁網,台語:網仔。

 

船上的臥鋪非常狹隘,幾乎只能容身一人,漁工正在位子上小憩。(許思潔 攝)

 

 

在參觀漁工們的住宿環境時,發現他們就住在船上,裡面空間非常狹隘,根本無法站著挺直腰背。casmudi不吝嗇的展示他們的臥室,也和我們介紹了一個屬於他們的聚集小空間,他們稱為地下室的小客廳。

 

 

船艙內的小型中央客廳也是漁工們休息的地方之一,空間相較於臥鋪稍微大一些。(許思潔 攝)

 

 

 

無論外面四季如何變化,他們始終待在船上。冬天的時候,他也坦承是非常寒冷的,唯有多蓋幾張棉被取暖。但只要捱過,又是春天了。這也體現了漁工們為生活努力付出的艱辛。漁工們趁休息時間,一起搭乘捷運到台北印尼街(北平西路) ,這個小聚落對他們而言是充滿親切感的街道。在那邊除了可以品嚐自己的家鄉小吃,也可以聽見同胞們在印尼街的高歌歡唱。

 

 

停靠在漁人碼頭的船上,Casmudi蹲坐在船艙內分享故事。(鄭映航 攝)

 

 

 

 

「欸?讓我想想我的名字 ,我差點都忘了我的真實名字—— Casmudi」

 

最令人感到錯愕的是當初詢問真實名字時,他停頓了數秒,了解後發現原來因為移工們的本名對於只會台語的老闆而言過於複雜且難以發音,因此會逐一更改成簡單發音的小名,Casmudi 為本名,經老闆取名為Aman。工作後的休閒時間,漁工們也會聚集在一起唱歌。問及是否會遭受異樣眼光時,Casmudi表示他基本上除了語言問題有時比較難溝通,但是台灣人都親切好相處。

 

Casmudi曾經在馬來西亞當漁工,他表示,雖然語言上在馬來西亞比較容易溝通,但是台灣的老闆會更加親切,早上的工作執行前都會帶生活用的糧食及一些日常用品到船上給漁工們。面對疫情,他們對待防疫工作也絕對遵守,老闆會準備口罩,所以也出外也不必擔心。整體而言,漁工在台灣疫情下並無受到太大影響,只是在嚴重時期行動稍微受限制,但他們依然遵守防疫期間的相關規定。

 

 

延伸閱讀:

疫情下的外籍移工

 
(108學年度第2學期/263期/編輯:鄭映航、許思潔/照片來源:鄭映航、許思潔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