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音樂世代的崛起 非主流即是主流

2020年10月14日/淡江大學

【記者湯紫雁報導】

淡江大學曾是民歌的發源地,金曲獎於日前盛大舉行,典禮圓滿結束後,卻處處有許多對於得獎名單表示質疑的聲音,質疑那些較為沒有名氣、非主流的音樂為什麼會得獎,有人表示自己甚至連許多入圍者都不認識。

 

獨立音樂,泛指那些製作過程中從錄音到出版,皆由音樂人獨立完成,不依靠任何經紀公司的音樂,也就因為如此,作品能常保有自己獨特的音樂風格與元素,創作內容也較不被社會標準所侷限。過去在台灣許多人將這些稱為「地下音樂」,解嚴後的台灣,經歷長期的政治封閉,淡江校園將過去一直積壓的沉悶、不安與恐懼徹底解放出來,就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許多亢奮、激進、叛逆的元素傾注於音樂的創作中,因而造就了「校園民歌的場域」。近10年才將「民歌樂團」一詞替換為「獨立音樂」,創作主題也不再局限於地下時期的反叛精神,轉變為更貼近於創作者的生活、心境,甚至是對於環境與社會的關懷,吸引不少引起共鳴的聽眾。

 

在這個網路發達、科技發展迅速的世代,數位音樂販售逐漸興起,讓許多傳統唱片、經紀公司兵荒馬亂,然而數位音樂的興起卻促進獨立音樂的發展逐漸蓬勃。

 

但是目前在台灣,能將樂團作為全職職業的人仍然不多,雖然所有金錢的獲益能夠不受唱片公司分攤,音樂創作也能保有個人的想法而不受任何限制,但付出的代價就是從專輯形象設計、影像拍攝、錄製歌曲……等等的費用都必須自行準備,很多人都要一邊兼職、一邊創作,甚至到處借錢以籌備龐大的製作費用。也有許多音樂人靠著申請政府的補助,以籌備更多音樂創作的資本,卻也造成部分的音樂人陷入依賴補助案過活的生活,也忘卻了做音樂的初衷。

 

▲淡江校園 (淡江大學官網)

 

「StreetVoice」(街聲)音樂平台,是造就獨立音樂崛起的一大推手,此平台鼓勵創作者上傳自己的作品,提供一個自由創作的舞台,而許多知名樂團及歌手皆是由此開啟音樂創作之路。資深唱片工作者張培仁退出唱片圈成立「中子創新」。他說明,StreetVoice一開始很單純,就只是想讓人才留下來創作,藉由網路讓獨立音樂人扎根,轉換成演出機會,愈長愈大。張培仁在報導者的訪問中指出,表示 :「音樂產業的本質,不是賣CD,而是體現每個時代,滿足每個時代的人對於心靈生活的需求,所以第一件事情是人才,第二件事就是讓音樂回到生活裡。」如今,StreetVoice從不被看好,到現在卻成了炙手可熱的華語原創音樂平台。

 

▲StreetVoice首頁(StreetVoice官方網站)

 

 

「要20個獨立樂團,還是1個超級巨星?」主持許多頒獎典禮的黃子佼談金曲獎時提出了這個疑問。他說對近年金曲獎最大的感觸是,風向的變化。在金曲獎早期的時候,確實比較偏向流行性,暢銷的歌手也有機會入圍,甚至還有票選最受歡迎的歌手,這讓很多偶像有機會進到金曲獎的殿堂。而這幾年,很明顯走向比較文青、憤青、獨立樂團,發掘更多本來在主流媒體上比較少見的音樂人。黃子佼在報導者的訪談中表示 : 「以我自己的角度來講,我比較傾向於讓更多人氣很高、比較偶像型的歌手,也有機會進來這個舞台。」他認為這幾年金曲獎的名單給人的感覺是,音樂性很強,名單很專業,可是在商業上,似乎還是沒有帶來更好的進程,這是相對比較可惜的。而對於消費音樂來說,這時代的壞處就是稀釋。當唱片公司做歌手,做出很棒的專輯,這沒有問題。但是當每個歌手都自以為唱片公司,這就是個問題。各立山頭,其實滿危險的,也稀釋消費者的眼光。

 

主流音樂由唱片公司一手打造,他們照著某種能貼近大眾的標準去創造,那些偶像明星無論是形象、歌曲風格,皆受到公司的控制,接下來唱片公司還會想盡各種商業手法使歌曲不斷傳遞在大眾的耳目之下,以提高商業成效,這就是流行歌曲普遍的的製作方式。至於獨立音樂則是將重心放於音樂的本質以及內心的真實想法,所有創作元素皆出自於自己而非他人,因此不需要過多的商業元素,也就不需要主流的唱片公司。

 

總括來說,獨立音樂之所以會興起,比較像是順應時代發展的結果,是時代變遷下的產物,所以無論是主流或者是獨立,不應該是二擇一的選擇題,至於兩著的該如何在商業及原創內容達到平衡,就是所有音樂創作者需面臨的課題。

 

(109學年度第1學期/256期/編輯:林彥廷/首圖來源:Pixabay素材圖庫、內圖來源:淡江大學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