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的萬華茶室

2022年1月4日/台北大淡水地區 

 

【記者劉士弘報導】 

  全台疫情開始爆發的5月中旬,距今已半年有餘,雖然當初感染狀況最嚴峻的萬華茶室已有許多店家陸續恢復營業,但我們依舊對當時萬華茶室的疫情狀況與經濟衝擊是模糊的本報採訪潘炳榮,他是萬華飲酒店業協會的總幹事,也是該事件實際的參與者和目擊者,我們將透過他的視角來為此議題揭開神秘的面紗。 

 

 萬華茶室的數量在這幾十年裡逐漸減少,昔日原有400多家,截至今去年五月疫情前僅172家,產業的沒落加上客群年齡層無法下展,潘炳榮戲稱道:「一桌四位客人的年紀常常加起來都超過250歲」,而茶室的工作人員也是如此,40歲已算相當年輕,但也因如此,年長的顧客和工作人員再加上續攤和串門子的文化、密閉的場所,種種的現象輕易地成為了新冠病毒的溫床,潘炳榮也提到,當時的疫苗接種率低,幾乎每間茶室都有確診者(顧客、工作人員)而就連自己經營的茶室也無法倖免,甚至有一間茶室的工作人員和光顧過的客人共有8人不幸往生。  

 

 

於疫情爆發前在茶室留下許多足跡的「獅子王」,當時大眾對他光顧許多間茶室感到驚訝和納悶,潘炳榮對此做出解釋,茶室的消費客群大多為中下階級和老年人,因此茶室的消費和酒店相比,費用低了許多,續攤並不是件難事,他也提到:「200元就可以和朋友泡茶聊天一個下午,而且服務小姐也會陪客人聊天、唱歌」。 

 

疫情爆發後萬華茶室共停業了半年,這六個月間店家除了飽受污名外,每個月的房租與水電仍然要繳錢,潘炳榮提到,大部分房東都會將房租打折有些房東甚至不收錢,但還是有少數房東依然堅持租金不打折扣,這也導致了店家入不敷出最後關門大吉。

 

疫情看似直接衝擊萬華茶室,但它其實也影響了整體的「茶室產業鏈」,產業鏈的工作人員據估計約有三千多人,例如:提供飯菜、酒水的店家、華西街夜市的攤販,而特別是提供飯菜、酒水的店家,直到茶室11月正式復業後才開始有收入,而當時也不乏傳出有產業鍊中的工作人員確診 

 

政府對八大行業的紓困則是到了11月才開始發放,每個員工有三萬元的補貼,潘炳榮指出若店家未在政府造冊名單上、疫情爆發之初就連忙撤照的店家皆無法領取紓困金紓困金並非為人人皆可領取,還是有一定的條件限制,而潘炳榮也回憶道8月時北市府提出讓萬華茶室的服務人員學習「日本茶道,以便產業轉型,此消息一出讓許多業者感到既生氣又好笑,一是市府對茶室的產業結構缺乏了解,二是日本茶道對固有消費者缺乏吸引力。 

 

台灣在去年五月疫情爆發後,網路上出現了許多關於萬華茶室的報導,但絕大部分內容皆聚焦於茶室的「情色文化」,這也導致了茶室的許多重要議題被模糊、邊緣化也使得大眾將萬華茶室與情色劃上等號,本報導希望透過另一視角來對萬華茶室作更深入之了解 

 

(110學年度第一學期/285期/編輯:侯凱鈞/圖片來源:記者劉士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