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急診現場 北高護理師的心聲

2022年5月19日/淡江大學淡水校園

【記者劉士弘報導】

台灣從4月開始疫情逐漸升溫,5月19日確診甚至達到9萬人,面對這次疫情,大多數民眾自主快篩陽性就往急診跑,新聞報導中經常出現民眾在急診室外大排長龍的畫面,這無疑使得急診室內的護理人員工作量大增,面對這次疫情他們是如何應對呢?本則報導分別訪問台北與高雄的醫療現場的護理師現況。

 

台北某聯合醫院急診的L護理師表示,從去年五月的疫情開始,都得對前來急診就醫的民眾進行新冠病毒的檢測,他們發現在今年四月中旬陽性數目越來越多,「來急診就醫的民眾陽性率大約是在九成,在這樣的高風險下,我們已有3位急診護理人員確診。」

 

面對不堪負荷的工作量,因為穿脫隔離衣需要較長時間,但前線的醫療量能仍吃緊,沒時間吃飯、喝水、憋尿是常有的事,他接著提到,「滾動式調整使得原本花了許多時間安排好的程序,一下就被打亂,加上急診的人力短缺和直屬長官接受其他職務分配,因此,內部的溝通和處理流程變得更加複雜,且醫院內部的其他科別遇到問題就往急診打電話,急診同仁幾乎都處於身心俱疲的狀態,但此刻疫情的高峰還沒到。」

 

高雄某區域醫院急診的陳姓護理師在4月下旬確診,在採訪中他伴著咳聲說道,急診人員暴露在染疫的高風險中,但醫院卻不認定他是「因工確診」,因此染疫的隔離期間,他是拿自己的特休(期間有薪水)來補,醫院認為感染已蔓延至社區,因此護理人員無法證明自己是否為「因工確診」,若依此邏輯判定的話,是不會再有醫護人員「因工確診」了。雖然每間醫院對「因工確診」的定義和作法也不同,但他對此則感到相當無奈,陳姓護理師說,「雖然常常聽到「撐醫護」的口號,但前線護理師實在感受不到「撐醫護」的決心,新聞裡報的一班一萬塊錢,在現實面則是「聽得到領不到」。

 

面對滾動式調整,醫護雖然是最先收到消息的族群,但面對突然改變的政策也顯得手足無措,何況是一般民眾。這導致了某種程度的資訊不對稱,即使政府一直在宣導民眾若快篩陽性不要往急診跑,但在現實中的成效非常有限,這也是兩位護理師在採訪中分別提到的難題。

 

兩位護理師皆發現,去年五月爆發的疫情,那時民眾都不敢去急診就醫,但這次卻不同,有些民眾因小病往急診跑,他們認為這可能和疫苗的覆蓋率有關,使得民眾的恐懼心理降低,這使得醫護工作量大增,陳姓護理師提到「目前的工作量是疫情前的三倍」,但急診並不是只為了新冠病毒確診而開,急診也需面對、處理其他疾病的重症患者。

 

(來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

 

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在5/18的例行記者會中提到,疫情可能在未來一週達到高峰,指揮官陳時中也提到,台灣是一日生活圈,疫情從北部轉移到中南部是必然趨勢,民眾若自主快篩陽性,且症狀輕微、無症狀的民眾可至疾管署公布的190家社區篩檢院所進行PCR檢測,將急診讓給最需要的人,以排解前線緊繃的醫療量能。

 

(110學年度第2學期/289期/編輯:林函儒/圖片來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台北某醫院護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