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防疫旅館護理師甘苦談

2022年6月2日/淡江大學淡水校園

【記者劉士弘報導】

目前台灣的疫情狀況已進入高原期,入住防疫旅館的人數越來越多,防疫旅館讓無處隔離的確診者提供收容所,同時也為前線的醫療量能把關,但我們卻不了解:護理師在防疫旅館中的工作、困擾為何?本則報導訪問了兩位在台北的防疫旅館工作的護理師。

 

陳姓護理師在台北某防疫旅館工作,該防疫旅館所收治的住民皆為確診患者,他提到我們的日常工作著重於監測「住民」的身體狀況,因此,我們會發放血氧器和體溫計給他們,基本上住民都會自行測量每日的血氧和體溫並上傳至內部系統,但多數老年人不會使用網路和機器,此時,我們需穿隔離衣進房為其量測,若住民身體出現狀況,我們會通知醫師進行視訊問診,有時住民的狀況急轉直下,我們則會將其轉送至醫院,而我們也須對送進防疫旅館中的包裹、食物進行檢查,一方面為了安全,一方面則是避免患者吃到易讓症狀加重的食物。

 

陳姓護理師在去年的疫情中也是在防疫旅館工作,他將去年和今年的狀況相比並提到,去年因為疫苗覆蓋率低且病毒株是Delta,「快樂缺氧症」經常發生在有慢性疾病和超過65歲的住民身上,因此,我們每個小時都會打電話到他們的房間確認他們的身體狀況,即使如此,還是有一些住民因為病情發展太快,不幸地往生在防疫旅館中,而今年的狀況不同,Omicron較少使患者發生快樂缺氧症,但也因它的傳染性強,台灣的確診人數在今年創下新高,防疫旅館為因應大量的患者,兩人一室是常有的狀況(去年則無),同住者通常是家人,但還是有彼此不認識的人同住在一室,基本上住民相處的狀況都還不錯,他回憶道,有一位確診的居服員和一位無法自理的長者同房,居服員則無酬地照顧他,但有時還是會遇到彼此不合的住民,我們則會將他們轉房安置。

 

嚴格來說,「防疫旅館」分為三種:防疫旅館、加強版集中檢疫所、加強版防疫旅館,第一種是民眾回國的隔離場所,後兩者則是專門收治輕症的確診患者,因此,都有駐站的醫師和護理師(「防疫旅館」則無),兩者最大的區別則是指派任務和直屬機關的不同。

 

▲在飯店大廳旁臨時架設的護理站(台北某防疫旅館李姓護理師提供)

魏姓護理師也在台北的防疫旅館服務,和陳姓護理師一樣,兩人在去年和今年皆於防疫旅館服務(屬於前文提及的後兩者),魏姓護理師提到,其實我們在防疫旅館的工作和在醫院沒有太大的不同,只是有一些醫療行為無法操作,例如替病人注射,因此遇到危急狀況,將病人送至醫院為優先考量,他也提到,今年防疫政策的滾動式調整相比去年來的又快又急,例如:指揮中心在5月8日宣布確診者的解隔新政策,在5/8之前的確診者則不適用最新的防疫指引,因此,我們必須向病人解釋突然改變的政策,內部的行政流程同時也會增加。

 

魏姓護理師在臨床上30多年的資歷,他在台北和平醫院中經歷了2003年台灣爆發的SARS封院,據他自身的觀察,媒體報導會影響病患的主訴和回饋意見,媒體在前陣子開始報導有關新冠病毒的治療藥物,間接使得病患開始向醫護人員請求開立抗病毒藥物,但依據指引,開立抗病毒藥物需要符合特定條件,這無疑使得護理人員對病患的解釋工作增加許多,而媒體這兩星期開始大幅報導兒童腦炎,另他感到意外的是,許多確診住民的主訴,從以往的喉嚨痛、咳嗽變成了頭痛、頭昏,他提到某種程度上,媒體報導的確會影響患者對自己身體狀況的認知。

 

目前台灣疫情尚未減緩,兩位護理師皆呼籲入住防疫旅館的確診者遵守醫囑,若身體不適請盡快聯繫旅館內護理站,住民可以少寄些包裹避免增加護理人員的工作量,當然,若有慢性疾病的住民,繼續服用慢性病的藥物是對病情控制有幫助的。

 

(110學年度第2學期/290期/編輯:麥嘉儀/圖片來源:台北某防疫旅館李姓護理師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