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眼中的—悲傷與生的希望

2022年10月28日/淡江校園
【記者杜博弘報導】

「因背叛而髒掉的愛…….即使如此仍然珍視自己純潔的愛。」

顧老師如此對這首〈髒掉的悲傷〉的中心意象做出詮釋。當時作者中原中也初到東京羽女友泰子同居,然而女友泰子一夕之間向自己的好友投懷送抱,蒙受背叛的中也,因而感受到心中對於泰子純潔情感被玷污,寫下了此詩:

〈髒掉的悲傷〉節錄

「髒掉的悲傷
譬如狐裘
髒掉的悲傷
因蒙小雪而瑟瑟蜷縮

髒掉的悲傷
毫不期望 也無所祈願
髒掉的悲傷
在倦怠中夢見死亡

對於髒掉的悲傷
通信的感到恐懼
對於髒掉的悲傷
無可奈何 日將幕」

 

然而中原中也並沒有選擇離去,而是一直默默照顧的泰子,顧老師對此表示:「中原中也展現出了對生的堅持。」即使泰子生下了別人的孩子,中也依舊會送去關心和金錢上的援助,這樣愛或許正如顧老師所說的一樣,即使愛已髒了,仍珍視自己心中情感。

〈活著〉由谷川俊太郎所作,書寫了生命中的種種美好,展現出了豐滿的生命力與希望,令人讀完不禁贊同,所謂活著就是宣洩喜怒哀樂的自由、與心目中重要的人相愛相伴、看遍山川河流,而顧老師瞇著眼睛笑著說道:「除了對活著的美好想像,這首詩有趣味的地方在於不停的反覆的句式,像兒歌一樣!」

〈活著〉節錄
「所謂活著
所謂現在活著
就是鳥兒展翅飛翔
海濤轟隆作響
蝸牛在爬行
人們相愛
你的手心的溫暖
就是生命」

 

本次講座恰有兩位同行的友人,一下是兩位的同學對於此次活動的感想:

黃同學:「我並不常接觸日本的文學,不過第一首詩(天真的話語)裡有出現櫻花的運用,讓我覺得很特別的是,日本文學中對於死亡的概念與我們相反,對我們來說死亡是結束,但在日本文學中卻認為死亡如櫻花盛開一般燦爛,這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羅同學:「我覺得〈髒掉的悲傷〉這樣的比喻很特別,因為悲傷是抽象的情緒,不是物質,但作者卻說他髒掉了,比喻已污濁的情感,讓我感到很特別。」

本次淡水詩歌節的講座中,顧老師的講評和談話間的風度令人印象深,詩作為載體無論悲傷或者美好,幫助我們抒發了豐沛的念想,更反映了活著的證明和意義。

 

(111學年度第一學期/第293期/編輯:廖偉捷/照片來源:杜博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