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環境造就歐洲人具備多語能力?

【記者陳姿妘報導】孔華恩(Daniel Kowalski),波蘭人,曾就讀淡江大學國企系,現居於淡水,擁有中、英、法、波蘭文四語能力。是什麼樣的家庭背景、人為環境,造就他的能力?而這樣的能力又會對他的生活,以及及未來規劃造成何種改變呢?讓我們一起一探究竟。

華恩的爸爸是瑞士法語區人。曾經因為工作關係,在瑞士義大利語區及法語區待過。最後在瑞士德語區落腳。至今已在瑞士德語區工作了10幾年,熟悉瑞士德語區的工作與生活環境。而他的媽媽則是台灣人,父母剛認識時,因為母親想學德語的關係,所以後來兩人將對話語言轉換成標準德語。後來,在母親的標準德語學到一定的程度後,希望跟先生之間的交流能以他的母語為主,如此才能溝通生活上或思想上的細微處(nuance)。所以,兩人目前的對話語言為法語。

他說,13年前全家抵達瑞士,自己也曾想過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待在瑞士德語區?為什麼不回去瑞士法語區?因為雖然我們生活在瑞士德語區,但卻幾乎每週都開車返回法語區外婆家,為此,我必須經常切換語言(標準德語及法語)。

然而,同一件事卻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多學一種語言,剛開始看似是種包袱,但過了幾年再體會,這包袱反而成了一種機會。一種能了解另一種文化、思考及生活方式的機會。多一種語言,就會多一份了解,面對世界的心就更寬闊些,包括臉書的使用,孔華恩都比別人多三個帳號,為的是使用不同語言。

孔華恩表示在他小時候,父母就告訴他「你長大後的強勢語言絕對不會是我們各自的母語,而是環境語言(瑞士德語和標準德語)。」即便有這樣的認知,母親還是決定留在瑞士,接受孩子學習中文的環境無法同台灣孩子一樣完整並具有系統,而孩子的中文程度無法像台灣孩子一樣好的這二個事實。「但這並不表示我因此就放牛吃草」孔華恩說著媽媽曾告訴自己的,「相反地,我希望我能給孩子一個機會,去大量接觸中文及中文符號。這是身為媽媽的我單方面要盡的努力。」

或許有人花大把銀子去刻意製造第二或第三母語的學習環境,而恐華恩的家庭就直接生活在這個語言的環境裡,這種機會要去哪裡尋找?更何況他們並不是刻意去找的,而是本來就生活在瑞士德語區,有這裡的朋友及生活圈。所以嚴格說來,他們除了要學會環境語言瑞士德語外,還要再另外學會標準德語。因為,瑞士德語主要是用來「聽」跟「說」而已,因此真正的重頭戲仍是標準德語(頗像像台灣的台語跟國語這二種語言)。能否精確掌握標準德語的聽說讀寫,對他們以後學業和工作上的表現來說是個重要關鍵。

最後,孔華恩告訴我,每一個家庭的雙語甚至多語情形都不一樣,有很多因素會影響家人的雙語/多語表現。我們這些雙語/多語的家庭絕對不可魯莽地直接移植他人家庭雙語/多語實行的方法與策略,應該要先評估自己家庭的雙語/多語情形與需要。

 

(104學年度第2學期/第214期/編輯:陳姿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