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奪胎換骨 抄襲非死不可

【記者施言臻報導】四月時,沉寂幾年的事件突然爆發,成為文壇上牽連多人的「含羞草事件」,從單純抄襲疑雲擴大延燒成兩個群體的辯論及護航,最後演變為教授告學生的情況。

「含羞草事件」起因於台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劉正偉2013年公開發表於Facebook的新詩作品〈含羞草〉被指出與七年級詩人蔡仁偉寫於2011年的〈封閉〉過於雷同。今年4月24日,劉正偉於Facebook社團「詩人俱樂部」討論宋代江西詩派「奪胎換骨」法與抄襲之異同,蔡仁偉留言:「把別人的詩改掉其中幾個字,換成自己的名字,這就是抄襲。」為爭議揭開序幕。蔡仁偉認為劉正偉的回應避重就輕。後者則表示已誠摯道歉,並提出:若蔡仁偉繼續聲張他抄襲,那麼便在法院上證明彼此清白,敗訴者賠款並退出詩壇。而後又使用「奪胎換骨」一詞為自己辯駁,被眾多網友認為極沒誠意。黃浩嘉、利文祺、唐捐等人認為「奪胎換骨」是因古代無著作權之概念,現代由於已存在「智慧財產權」之衍伸概念,更應注重原創性。而「詩人俱樂部」中凡是反對方,包括蔡仁偉,皆被管理員踢出並封鎖。

Facebook粉絲專頁「每天為你讀一首詩」於4月27日分享利文祺撰寫的〈文學騎士片面報導〉受到網友大量轉發討論;兩天後,此文章遭檢舉撤銷,目前僅存部落格備份。此專頁被短暫停權後表明不再參與後續討論。

此外,劉正偉自比為「含羞草」,聲稱許多人涉及公然侮辱、毀謗、隱私、姓名與人格權行使,5月3日於桃園地檢署正式提出告訴。據說會收到傳票的有北大中文系學生、寫作報導文章的利文祺,而其他曾對此事發表意見、轉發文章且認定抄襲的人也是可能的被告。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管理群中有四位是淡江大學學生。其中,中文所洪崇德整理出一份〈含羞草事件紀錄〉將事件始末詳細記載了七千餘字。洪崇德表示:「作為雙方都認識的當事人,認為這事件存有許多誤會,而雙方始終沒有對話,所以希望有一個完整的紀錄。至於是非成敗留待後人參考。」中文四曹馭博則對提告一事感到相當疑惑,他表示:「劉正偉似乎忘記自己在輿論中是處於負面的姿態,倘若真的提告,勢必會在藝文界中加深此事件的印象,也就是說,他越要提告,自己越擺脫不了『抄襲』的疑慮。」若收到傳票,他們也會奮不顧身上法院為己身辯駁,絕不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