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寂寞就越賺錢的產業—直播視訊聊天

顧家瑜 編輯

, Tech網路科技

2017年10月20日/淡水地區

【記者顧家瑜報導】

近年來興盛的網路直播日漸茁壯,想要投入這項產業的人數逐漸增加,衍生的直播類型也千變萬化,淡江大學英文系林同學所做的直播類型是視訊聊天,相較於其他較為特別的直播內容。

 

林同學從事的直播網站名為Streamate,觀眾族群大部分來自美國、歐洲地區26-70歲不等的男性與極少數的女性,直播內容主要為安撫寂寞男人,與他們聊天調情,根據觀眾各種千奇百怪的喜好或是模擬情境來聊天,穿著漂亮但布料不多的服裝,做一些女人搔首弄姿的性感動作。她表示當初會做此直播單純因為英文程度不錯,喜歡與人聊天,也剛好缺一份收入,並不會覺得屈身做這個工作。

 

薪水的部分論業績,可能極高也可能極低,計算的方式有些複雜,公司抽成之後,拿到的錢大約是賺的九分之一,業績不好的時候一個月拿過台幣三千元,通常則是月拿台幣一萬元。觀看人數的話是1-20人不等,與大陸直播平台往往一千人起跳的型態不同;設備部分公司會提供房間擺設、燈光、教學、註冊手續等,化妝品則是需要自行準備。公司會限制開播時不能睡著、不能留個資、畫面裡不能出現第二個人;一週規定播20個小時,沒有限制時段,由於時差的關係,反而能夠此時段在美國西部、下個時段在東岸、接著是英國。

 

林同學直播畫面(圖片來源:林同學提供)

 

談及直播工作的辛苦,林同學表示做這種直播很難得到身旁的人的認同,會覺得為什麼要販賣自己的色相,連續五個小時都讓自己超級有魅力,其實很累。其實大家都是表面上很尊重,覺得這是自由的社會,所以不會去阻止。不過她自己知道千萬不能跟某些人討論。爸爸是覺得不太好但沒有強硬阻止,朋友們就只是覺得反正不是一個長久的工作。

 

林同學表示自己其實沒有防止別人知道,也沒有刻意要知道的朋友保密,個性的關係我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或是強硬的批評甚至阻止,反倒是做了這個工作,心裡面的掙扎比較多。會想這是一個有意義的工作嗎?這是一個需要存在的工作項目嗎?這樣會不正當嗎? 讓自己被物化來使用會不會不好,可是越想就越覺得自己跟其他的勞工沒有什麼不一樣,也是被資本家使用著。

 

對於想要從事這類型直播的人,林同學認為這工作很容易迷失,販賣魅力其實不容易,治癒寂寞也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久了容易覺得空虛,但能賺得到錢當然就有人願意去做。做好工作最重要的其實是付出一點點的真心,或多或少地在乎你的顧客,他們就會喜歡你,但卻不能投入真感情,因為是很不專業且不明智的表現。

 

(106學年度第1學期/第230期/編輯:顧家瑜/照片來源:林同學提供、PIXABAY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