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妹勇闖大陸直播平台

顧家瑜 編輯

, Tech網路科技

2017年10月27日/淡水地區

【記者顧家瑜報導】

網路產業是近幾年新興的一項趨勢,越來越多人將網路視為一種交易平台,例如網路購物、網路拍賣,而其中最為新穎的商業模式為「網路直播」。

 

淡江大學教育科技系二年級的藍同學曾經有直播方面的經歷,她表示當初會加入直播產業,是因為有認識的朋友在直播公司上班,透過介紹、考核後進入公司。直播的類型分為許多種,例如搞笑的胖子、出過唱片的饒舌歌手、與觀眾聊天的小模等,而藍同學的直播內容主要是與觀眾聊天、分享日常生活、唱歌,也有做過較特別的冷知識主題,進而吸引不同族群的觀眾。她分別做過千帆、板栗、鬥魚三個平台,每個平台的計薪方式都不同,有些是無底薪,主播收到的部分禮物轉換成薪水、有些則是月播20、40小時,算月薪。曾經一個月播了高達85個小時,最多月賺兩萬五千元台幣。

 

有些公司會提供直播的設備,但大部分主播必須自行購買,或是主播可以去公司設置的直播間開播。藍同學則是購買了電容式麥克風及效果器、打燈用具、手機架、手持式麥克風、背景布,總共花費七千五百元。藍同學說在直播平台上的觀看人次是沒有參考價值的,因為公司會利用假帳號灌水,製造主播很有人氣的假象,所以只有打字留言的人才是真實的觀眾。而在當初簽約時就會規定直播的內容不能提到政治、色情相關內容,甚至有些會限制主播不能離開位子走動,曾經有次離開椅子就被巡房的管理員強制停播。

 

圖為藍同學視訊直播截圖  出處:藍同學提供

 

藍同學說在直播平台上的觀看人次是沒有參考價值的,因為公司會利用假帳號灌水,製造主播很有人氣的假象,所以只有打字留言的人才是真實的觀眾。而在當初簽約時就會規定直播的內容不能提到政治、色情相關內容,甚至有些會限制主播不能離開位子走動,曾經有次離開椅子就被巡房的管理員強制停播。

 

提及印象最深刻的直播經驗,藍同學認為是一次在朋友家開播,並邀請幾個男同學擔任特別嘉賓,與觀眾打個招呼,意外地觀眾十分興奮,甚至在之後仍會一直追問哪個是男朋友。有些平台會設定儲值達一定金額的觀眾可以與主播進行視訊,藍同學有次便看到鏡頭對面的男性將自己的手伸進褲襠裡,嚇得立刻關播,由此可見網路直播平台的不安全性。

 

藍同學認為做直播最大的挫折及困難是,有時候已經很努力講的口沫橫飛,但剛好沒有觀眾在看,或是沒有大手筆的觀眾在,所以播了一兩個小時都沒收到禮物,此時會覺得很難過,感覺在做白工。若有人亦想進入直播產業,她表示喜歡聊天、有才藝、希望有地方能展露的人可以嘗試,但直播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及膚淺,每個行業都有背後辛苦的地方。要成為一個好的直播主需要非常強的即時反應能力、流利的口才以及找到自己不可取代的特色,要適當的分析觀眾的需求,有時也需要與其他主播、觀眾交流。如果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嘗試看看,直播平台的確是能讓人自由發揮的好地方。

 

 

(106學年度第1學期/第230期/編輯:顧家瑜/照片來源:藍同學提供、PIXABAY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