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輝煌,鄭收全多才多藝卻一無所有

2018年3月23日/ 淡水在地

【記者李旻臻、李婕寧報導】

屯山區域早期人們多以務農及捕魚為主,茶葉的經歷也走入了歷史,傳統的農村社區後來因國內經濟起飛轉型及政府休耕政策影響,區域內農漁業逐漸的沒落,近年來社區利用休耕田轉種景觀花海,再加社區本身擁有豐富之自然景觀及人文資源,包含六塊厝漁港、石滬、古厝、農村景緻、大屯溪流生態等等……。

 

屯山社區。

 

鄭家茶工廠

製茶起家

鄭家是屯山里的大家族,從日治時代以製茶起家,並成為當地的豪族。大正時代,家族成員鄭文明、鄭運秩陸續成立小中寮茶葉公司第一、第二工廠產製茶葉,昭和年間改由鄭火旺先生,也就是鄭收全先生的爸爸,以合興茶葉工廠名義經營。

茶工廠發展

一開始鄭運木時代經營茶廠只有二三十坪,鄭收全的爸爸十四歲時,做到了二三甲地,每五十甲地就要請五十個茶工,當時番仔崙這裡的都是茶園,甚至會將三芝的茶菜一起擔過來,一年做二百萬斤。

另外以前的茶廠叫合興,後來才改名叫建興,而負責人就是鄭收全先生。當時因為做外銷的關係,有很多的股東加入,使得茶葉興盛起來。

台灣茶葉與國際接軌

當時有兩三間的廠商是在負責摩洛哥的生意,簽約都是簽一年的。賣給摩洛哥綠茶,做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沒有繼續了,因為外匯的原因,他們都改跟大陸進貨。

那個年代茶葉都是銷往美國居多,能接到美國線都是因為外商牽線,大稻埕那邊滿街都是茶行。鄭收全先生差不多做了10幾年,原本都很順利,後來是因為中美斷交,美國就比較不買這邊的茶,囤了幾十萬的貨都賣不出去。

時運不濟,茶業走下坡

「淡水並不適合種茶」。因為淡水的海拔太低,生產品質不好,價錢較低。鄭收全先生說去有兩次曾經去越南教種茶,都要赤腳,才去幾天受不了就,而那裡的茶葉也是品質不好,沒有價值。還有在民國六十幾年時,遇到巴西下雪,導致咖啡樹死光,那時茶葉需求大增,不過過了不久卻遇到中美斷交,倉庫裡堆積了千萬斤茶葉,銷不出去。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現在的建興茶工廠

隨著茶產業的沒落,原本的茶工廠早已成為廢墟,已經看不到任何的製茶機器,空蕩蕩的工廠裡,只留下回憶在鄭先生的腦海中。

 

建興茶工廠。

 

鄭收全

遇茶起源 種種經歷

鄭先生至小在三年級前受日本教育,就讀小學完就直接投入自家茶廠工作未再就學,鄭家的茶園、茶廠在鄭先生的父親14歲時,租了兩甲半的田,邊耕作邊買地,父親買地到鄭先生小學時建立了茶廠。小的時候,父親的茶廠還沒有到很大,但已開始運作,家的前面種田,後山種茶。而鄭家受375減租及耕者有其田的影響,家中田地後方的工廠,即是受到耕者有其田的影響。鄭先生談到:「以前製茶很辛苦,用手炒還要用腳,三四個人一起,翻茶的時候也很燙,還要穿草鞋,不然可能會燙到,以前真的很刻苦。」

多才多藝卻一無所有

鄭先生有一很「衝」的個性,提到自己並沒有受到什麼專業的訓練,都是靠著自己邊看邊學,靠自己去實際學習,經年累月的經驗,如此了解土地、茶、季節,產量,時令、何時收獲等等……,鄭太太認為鄭先生:「多才多藝,勇於嘗試,但…到最後卻是一無所有」。為何民國60年後會「一無所有」?鄭先生說道:「在民國60年時希望能衝出大量的產值,幾十萬斤的茶葉,但因當時中美斷交後外銷的貿易線斷了,如何讓無法外銷出去囤積下來的幾十萬斤茶葉找到出口,除了外銷的部分,有時又會發生一些運輸上的小問題,因而最後一無所有。」

 

鄭收全先生接受訪談。

 

茶葉曾帶給這個地區一段輝煌的過往,雖然至今都已成了一間間不起眼的舊物矮房,但那些曾經絕對是不可否認的,現今發展為保存農村聚落紋理和珍貴的傳統建築及歷史遺址。

 

(106學年度第2學期/第236期/編輯:李婕寧/照片來源:李旻臻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