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最大力量來自孤寂—趙世勳

2018年10月10日/淡江大學

【記者方鈺琁報導】

淡江影像藝術工坊在開學第二週便展開了第19期列展《Solitaire》,由一級助理趙世勳展出街拍系列作品,展期為2018年9月12日至2018年10月14日。

 

 

圖片來源:趙世勳提供

 

 

街拍動詞,也是名詞

這次展覽是他在大學期間,用街拍紀錄所身長多年的城市,他說:「承我的作品自述,講的是一個人處在孤獨的狀態,人與環境的連結,還有透過鏡頭去探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對他來說,街拍是名詞,同時也是一個動詞,是一個書寫自己的日常方式,這有一半的想法我是受攝影師張國耀所影響,他的系列作品人非人是好幾年累積下來的街拍作品,他認為彼此都有的相似點,就是影像皆以人為出發點,講述攝影者與拍攝者之間的關係,還有在這個攝影的過程,最大的力量是來自孤寂,而他相信瞭解自己的過程是很漫長的,人生有長有短,但是到最後我們終究還是獨立的個體,回到原點,孤獨的自己。

 

攝影帶來的改變

趙世勳上大學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會拿起相機做創作,尤其是作品的樣貌,正隨著大學生涯,每一幅都在改變及演進.這一切其實也是隨著,他大二時加入暗房的一員,每一次的評圖,業師的critique,都是成長的養份之一,他說:「這就好比一位菜鳥廚師,做出來的菜要給大廚品嚐過後,才知道自己的菜色要如何改進,加入什麼樣的調味料會更好,兩者一樣的道理。」

攝影改變了他看待很多事情的思維,以及重新了解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比如說面對陌生人的恐懼,還有日常的觀察,即使是不起眼的東西,也可以變得感性,或是有感而發。最重要的是,它已經變成人生的核心,只有它不管過了多久時間,仍然會使人繼續創作下去,直到永遠。

 

 

圖片來源:趙世勳提供

 

 

在街拍以外

除了街拍,趙世勳也拍過穆斯林移工肖像,頭家(老闆)肖像等題目,這兩者是透過在沈昭良老師在系上開的報導攝影及專業攝影課程,拍攝整個學期的題目。按快門簡單,但是做好一個系列題目,以及說服陌生人被拍攝這不簡單,他說:「台灣人大多都不太喜歡被陌生人拍照,尤其是在拍穆斯林移工,最難的地方在於語言問題,我還記得我還帶著印尼籍的學弟幫忙翻譯,不過他因為私事忙碌,所以到後面只好我單槍匹馬上。」

他覺得攝影不是大家想像的容易,但是也沒有那麼的困難艱澀,最重要的是享受再按快門及拍照的當下,心裡頭會湧出很多感受,並且在按快門的時候宣洩而出,在最後的視覺呈現出來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成就感,現在偶爾會在玖華沖片時巧遇沈昭良老師,還會再聊聊攝影

 

圖片來源:趙世勳提供

 

對於未來

趙世勳說:「未來我想做報導攝影記者,就像知馬格蘭通訊社的攝影師們」他希望在這畢生用鏡頭記錄歷史性的一刻,然後投入攝影教育,參與台灣的攝影圈,繼續將攝影文化在台灣傳承下去,也鼓勵大傳系的學弟妹,只要是喜歡平面攝影的,無論如何堅持下去並且發展一個屬於自己的代表作.

 

雖然一個人拍照,但交流很重要

除了談到未來,趙世勳也分享了自己曝光作品的方式。現在的社群軟體很發達,instagram都可以上傳照片,擺放自己的作品,社群網站是一個很好練習排版以及圖片編輯的方式,而且對於展覽或是視覺的呈現,可以在社群網站上就可以好好思考它的呈現方式。因為現在大家都常用社群軟體在觀看圖文,所以會是一個可以讓大眾看到的管道,雖然現在的科技有些微的氾濫,但是未必全然是壞處,這也造就現在很多的攝影師(所謂ig玩相機的網紅)蜂擁而至的展露自己在這個社交平台上。 但是若今天定位自己是一個專業的攝影記者、圖片編輯或是視覺藝術家,做一個自己的個人作品集(portfolio)網站,視覺的排版及作品論述,就會變得很重要,因為這是在專業領域裡,讓大家認識你,還有向大家介紹攝影作品,就要用個人網站來呈現。 認識國際的攝影師是在我創作裡(初階)佔了一個很重要的階段,因為在台灣創作的攝影類型太狹隘,所以都在那幾個陳舊思維裡打轉,但是外面海外所認識的攝影師,卻可以給你不同的視覺感官刺激,以及想法的啟發,又或是偶爾看看其他的攝影師都在拍什麼作品,其實對自己學習攝影很有幫助的

 

(107學年度第1學期/第243期/編輯:方鈺琁/圖片來源:趙世勳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