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人碼頭3】生在汪洋的福命——船長汪生福

2019年9月—10月/淡水漁人碼頭

 

【記者楊騏任報導】

 

「有人從未見過海洋,卻也有人一生都在海上流浪」

「人們常說海未知的可怕,卻不知還有人沒日沒夜與之拚搏」

 

「我13歲就跟著人家跑船了!」操著一口流利台語的汪生福開懷大笑道 。

從八里渡到淡水,是汪生福做過最大膽的決定。當初從一個打雜的小伙子,成天做著只能幫漁民買菸倒酒的跑腿活,到如今已是擁有五艘漁船和四位漁工的船長,飽經風霜的歲月並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反而更增添了他海上男兒滄桑的氣慨。已介古稀之年的汪船長,雖在淡水生活六十餘年,但他足足有半生的日子都在海上流浪,更是道地十足的「浪子」。

 

憶起兒時,家境貧困潦倒,連父親都是入贅來的,甚至供給他上小學的費用都拿不出來,導致他現在就連名字都不會寫,迫於無奈,年僅13歲的他也只能離開家鄉(八里),四處替人做事,恰巧就來到淡水幫漁民們跑腿打雜,當時的漁民大多都是台灣人,不像現在主要都是東南亞及大陸籍。漁民的生活很繁瑣去卻也很單純,能吃苦不怕難是那年代入行的基本門檻,汪生福也就這樣老老實實的做了好幾年直到去了當兵,而後,兩年的服役從澎湖歸來,當初的老闆賞識他的工作能力,進而邀他入夥,也贊助了他人生的第一艘漁船,那時的他才22歲。

 

汪生福擁有的船之一(李偉峻攝)

 

 

潮湧潮退,就像汪生福的人生起起伏伏,清晨四五點出海捕魚對他來說早已習以為常,天漸亮的暮色是他覺得漁人碼頭最美的魔幻時刻,少了遊客喧囂和攤販的吵雜聲,這就只是一個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小港口,但卻是他傾注一生心血的地方。近半生都在海上度過的他開玩笑地說道:「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就是還沒有時間娶老婆。」成天與漁工混在一起的汪生福,周遭生活完全不會接觸到異性,好家在還留了一手捕魚的好功夫,湊了些錢,請仲介作媒,終於在48歲時娶到越南的外籍新娘,如今也是一兒一女的好爸爸、好丈夫。但他還是忍不住抱怨一下,他老婆剛來時根本不會煮菜,生福又是老實人,不忍心苛責她,於是就這樣默默地忍受了好幾年,直到老婆的中文進步到可以溝通後。回憶起當初的日子,他還是不禁感嘆道:真的是難吃,難吃啊!

 

「以前都是員工排一排站著給老闆挑啦,現在齁,是老闆站成一排給員工挑,不信你去問問他們!」汪生福他無奈地說道。但他也認為,漁工和我們都是人生父母養,遠赴重洋來到一個語言、文化和環境都不同的地方,再嚴厲的對待他們,心底實在是過意不去。他把漁工當成朋友,總是和善的對待他們,儘管有時漁獲量不是那麼理想,但生福說漁工們都很認真地做事了,這是看老天吃飯的行業,他不會因為這個就去苛責他的漁工,也因為如此,目前在他船上的四位漁工,各個都跟了他整整十年,每個約期限三年,漁工們回去印尼之後,總是嚷嚷著要來台灣幫汪生福船長繼續做事,有一個甚至從十幾歲就跟著他到現在,就像他在海上的兒子一樣。

 

 

漁工們正合力從船上搬下魚獲(李偉峻攝)

 

 

「我那個是大樓餒,不是你們看到的小房子喔!」汪生福一再的強調,他說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有船、有房、還有老婆和小孩,人生已經很完美了,儘管有人和他說,捕魚業早已是夕陽產業,遲早會被養殖漁業所取代,他笑而不語、不溫不火,依舊保持著初心,他為海而生,因海而生,海是他的根,捕魚是他的命。

 

 

 

夕陽西下後的漁人碼頭,煙波暈染了整座河堤(古佳立攝)

 

 

延伸閱讀:

【漁人碼頭1】遠眺漁人碼頭暮色——漁人和港口

【漁人碼頭2】海岸線的橘色燈榙

【漁人碼頭3】生在汪洋的福命——船長汪生福

【漁人碼頭4】與浪之間,海上的家

 

 

(108學年度第1學期/第250期/編輯:李昱賢/照片來源:(首圖)龔嘉熙、(內圖)李偉峻、古佳立拍攝)